2014年十一回家见闻

作者: kaka

日期: 2014年12月02日 11时57分39秒

分享到:

刚刚过去的十一,回家待了8天,记录一些回家的见闻。
 
30号早上从武汉出发,3小时50分钟后到达三门峡(老家位于山西运城下面的一个县城,运城位于晋陕豫三省交界处,三门峡距家里70公里)。爸爸正好也请了半天假驱车赶到车站旁,一小时之后,到达了老家。路上给妈妈姐姐报了平安。到家之后,已经快下午三点,妈妈已经做好饭等我。
 
终于回来了,上次回家还是清明节,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。
 
县城里的老房子,在说了要拆迁两年之后,终于在9月份把拆迁手续都办理好,即将拆迁。算下来,家里还能赔偿200平的房子,条件已经不错,就早早的搬走了。县城已然没有房子,正好爸妈也要在老家农村照顾奶奶,这次回家就理所当然的住在了老家农村里。我从小在县城长大,在农村老家待的很少。这次回去,也好好观察了一些农村的变化。
 
正赶上秋天,收获的季节,最近村里人正忙着卖苹果、枣、玉米这些作物,在武汉卖七八块一斤的苹果,家里的收购价才1.1元,老乡们都不舍得卖,说再等等;枣基本上都卖光了,今年价钱还行;玉米只收干的玉米粒,因此大家都着急把玉米晒干——晚了价钱还得降,马路上是天然的晒玉米的好地方,因此马路上就铺满了各种玉米,哪管你是不是公共场所。
 
老家门口有两个叔叔,年纪轻轻的,都是脊椎出了问题,一个前一段全身不能动,去运城动了手术之后,好点了,回去时脖子上还带着矫正的器具,每天走路也拄着拐杖,50岁左右;另一个叔叔,听妈妈说医生也让他带相同的器具至少三个月,可是他带了一星期就扔了,现在腿落下了毛病,走路一瘸一拐的。
 
不知道“影帝”推广的新农村医疗,他们有没有受益?现在经济这么发达,农村人到底能够享受到多少好处,我也不清楚。这么多年过去,家里农村人的生活和收入好像没多大变化,和县城里相比,差距越来越大。
 
门口有好多人在盖房子,而且为了攀比,每家的门房都盖的特别好,国人都是好面子吧。对门的盖起了三层高的楼房,门房做的很“高大上”,盖房子一共花了二三十万(是他在上海打工的儿子和儿媳攒了四五年的钱)。外面看,富丽堂皇的样子,进去之后一看,里面糙得很;邻居叔叔把97年盖的房子,推倒了重新盖(97年盖的房子,在老家来看,不算老房子),同样,也是外面看很光鲜,进去后一般。
 
北方老家,冬天很冷,农村就靠烧炕和生炉子过冬,滋味不好受。新装修的房子,屋里都是新的白白的涂料,他们也不舍得生炉子,就烤躺在炕上过冬。我很纳闷,城镇化进行的这么热烈,为啥他们宁愿花二三十装修老房子,而不去离农村五六公里的镇里去买有暖气的商品房。实际上,从我出生到现在,农村那条街的左邻右舍,基本没有变化,20多年前是那些人,现在大都是那些人和她们的后代。城镇化的进程在这里仿佛没有发生过。
 
从小在县城里长大,还得去县城里转转。舅舅家有一套房空着,我过去住了几天。
 
在外面好多年,熟悉的县城已是大变样。从前年开始,县城里开始修环城路,县里的主干道也是拓宽好多,看来是从上面要到钱了。环城路从家里小区后面经过,因此才有开放商看上我家小区,要拆迁的。修路、拆迁就有赔偿,有人欢喜有人忧,回去听说了好多这方面的故事,有赔偿多的——原来位置最差的、最后面的房子因为修路变成香饽饽,赔了三套房;也有钉子户狮子大张口的;也有充满遗憾的——前些年没盖二层楼(大概花费4万),这次少赔了20万的。各种都有。
 
县城里的车多了许多,白天在城里走都会堵车。爸爸今年也买了车,很便宜的,五六万的赛欧。县里的车10万以下的车很多,10万以上的车也不少,甚至,ABB之类的车也不少见。一个没有什么工业的县城,人们买车的消费水平还是让我很吃惊的。但是在运城下面10来个县城里,老家所在的县的经济一直是倒数的。在其它的县和县级市里,有肯德基和麦当劳的不在少数,有德克士的更多,而我县却一个都没有。
 
县城多了很多商品房,甚至在几个乡镇都有了商品房。还出现了一个县城最高的楼层——18层。更多的商品房还在建设之中,包括我家被拆迁的地方,按照规划,2015年底,就将建成2栋18层的房子和一个6层的房子。不知今年以来不景气的房地产行业,对老家的老板们有没有影响。
 
每年十一,都是婚嫁的好时候。我回家也参加了两个同学的婚礼,婚礼都很热闹。仪式大都一样,早上坐着婚车去接新娘,本地新娘就去家里,外地新娘就在宾馆。12点之前一定要回来,然后是仪式,吃完午饭基本就结束了。婚车也很有趣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家庭财力的雄厚。条件好的,ABB就多一些,更雄厚的,路虎,保时捷也有,甚至还见过一个宾利当婚车的,家里条件差点的,就主婚车用一个奥迪,其它的就用凯美瑞,宝来之类的。婚车基本都是黑色。
 
恰逢中央反腐,家长是公职人员的,办婚礼都很小心。一个细节可以看出:往年礼房收礼都是用大红色的账本,今年变成了一张张的纸,写完了就收拾了。怕纪检委查。
 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回去听说这个婆媳矛盾了,那个父女吵架了,亲戚不和之类的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 
小城有小城的宁静,特别是晚上。有天晚上,出去唱歌,10点半回来,小区门已经锁上了,怎么鸣笛都没人来开门。后来从门缝里钻了进去,钻的时候,我想,我心目中的那个故乡,已经再也回不去了。
 
就写这么多吧。
 

 

留言(0条)

我要发表看法

«-必填

«-必填,不公开

«-我信任你,不会填写广告链接